当前位置:首页 > binance咨询 > 正文

[乐理器乐]黯色中,翩然远逝的独舞(转载)

20世纪极富挑战性和反叛性的法国思想家福柯于1984年的逝世,被后人感叹为“人类停止了思想”。他的伟大思想理论之一在于将我们常人眼中的“疯癫”做了彻底的改造,即把我们当作医学现象的东西变成了一种文明现象。疯癫不是一种疾病,而是一种随时间而变的异己感,它纯粹是理性与非理性、观看者与被观看者相结合所产生的效应。

  而现代音乐文化中最富“疯癫意识”的音乐类型非Dark Wave(阴暗乐派或称黑暗浪潮)莫属了。不论是从感官维度上,还是意识形态中,甚至文明背景下,Dark Wave无时无刻不在体现着“疯癫的一切表征”:清醒的疯癫即是黑色的。试想,“正常”而媚俗的头脑有哪一个甘愿生活在黑暗中并主动地发自内心地去感受那么黑色的美丽呢?

  任何客观现象的产生都基于特定的社会背景及文化的演变。而音乐的产生则更是人们对于即定社会生存状态下即时情绪的直接反映。由于潜藏在人们意识深处各种欲望不为社会、现实所允许与认同而必将产生痛苦、颓丧、失落和空虚等终极情绪,于是在经受了长期令人窒息的现实压抑后,越来越多的人不堪为庸俗生活所负重最终导致精神的彻底崩溃。神经质、神经衰弱、精神分裂已经成为当今社会流行的通病,这些曾经一度因敏感而骄傲、一度因多情而痛苦的人类文明中的圣洁之花,终究是难敌恶俗的暴风骤雨的侵袭的,他们一天天地衰弱,一天天地枯萎,直至灭绝。Dark Wave正是这些愤世英灵临终前痛苦的呻吟,疲惫的梵语,挣扎的喧泄与濒死的诅咒。Dark Wave无疑给人类无限膨胀的本我私欲及无限沦丧的人文道德鸣响丧钟,无疑给人类社会对真实的自然空间的神冥的破坏与杀戮画上句号。Dark Wave的产生与回溯性的发扬光大终成为必然。

  Dark Wave起源于80年代中期,它的母体是欧洲的德国(这个恐怖的国家)。今天则遍布北欧、南欧、美国、法国等国家和地区。Dark Wave这种音乐风格是伴随80年代美国Projekt公司的成立而确立的。从Industrial Movement(工业运动)的解体,80年代初Gothic(歌特)音乐文化的冷却很自然地过渡并催生出了Dark Wave这个新生命。它最坚实的

  人文基础是大批颇具“死亡情愫”的以低调颓废为生命本能的铁杆儿“精神疯癫者”,融合了形式各样的Post Industrial(后工业噪音)音乐素材,同时积极主动地迎娶了Gothic之遗孀即欧洲中世纪黑暗文化,再将工业噪音与歌特音乐文化消蚀并化作自己的基础建设能源后加入了另一种前人潜心智慧的结晶——键盘,拓展了歌特音乐中承接使用的古典音乐无素,孕育出自己独具大气恢宏与哀怨悲婉并济的逆世产儿——“Dark Age”开始了。(与4 世纪到14世纪的黑暗世纪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前者是新兴的冰冷喧泄与特立独行的新音乐时代,而后者则是基督教在罗马君士坦丁大帝的庇护下大肆血洗扩张并对众多民间和满富人性的文化艺术进行扼杀后被后世艺术家们称之为的艺术黑暗时代,所以中世纪往往被人们一笔带过或压根儿根本不予提及。但是回归的历史巨轮使现在的人们反而开始重新审视研究中世纪一些辉煌的文化,在他们的音乐文化作品中往往浮现出中世纪的影子,可见一斑。)起初Dark Wave最显著的特点是工业、古典兼容并举,它将古典音乐中严肃的音乐姿态与高雅的艺术格调和工业音乐中对恪守、呆板、封建、桎梏等现实社会顽疾的强烈颠覆性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完美而富于想象力的嫁接组合使Dark Wave向世人证明,音乐不仅仅是音符的排列,它更是情感、气氛、奇想和幻觉,是灵魂中不停歇止迸发的痛苦。Dark Wave的音乐世界里充满了阴森、黑暗、孤独、冰冷沉郁的低调余响,这种象征世纪末的遗韵徐徐游历于众生万物之间成了人类与大自然神冥对话的媒质,成了人们敢于真实赤裸地面对自己并勇于前往人性黑暗面乞求灵魂安宁的时空隧道,Dark Wave是声音的画符、美艳的废墟、哀命的安魂曲,是奇诡的黑色而富有光泽的水银之旅。

  今天,作为一种世界性的亚文化流派的Dark Wave以其独具特色的阴暗气质深深地吸引着世界各国的地下乐迷,在传播方式上它依然保持着独立音乐特有的运作模式(即由独立唱片公司制作发行,地下/非主流音乐杂志推介,独立唱片公司代理,小型唱片店出售。)而这一本身由于主流文化对它的排斥所造成的尴尬处境反而成了今天众多Dark音乐淘金者对独立音乐价值的标准尺度和界定方式,由于其有限的唱片发行数量,纯地下的音乐姿态,神秘的气质 ,使得每一张Dark Wave唱片均呈现出不菲的价格与苦觅而终无所获的行情,让人煞费脑筋(好在还可以从网上下载)。

  80年代后期,New Age被引入到中世纪音乐的编排中去。这对当时的欧洲传统音乐来说无疑是注入了鲜活的血液,并对同时期黑暗音乐有所启示,而90年代则更是引入了世界音乐,不知此举是对原始Dark Wave的偏离亦或新的引启?作为艺术家,Dark Wave的成员所做的已不仅仅是创作音乐,他们之中的许多人甚至已经站在了整个欧洲历史、文化、宗教全面的角度上去审视并创作整理出大量中世纪时期的音乐手稿、诗歌、经文、其中大量素材直接应用到音乐制作中。他们对中世纪音乐准确的把握已经上升到美学与概念的分界线上。正是Dark Wave创造者们这种对艺术严肃的态度使其音乐更加深邃,耐人寻味。当借尸还魂般的现代人,想要再度具有真实感,并情愿眷恋自然的神秘办量,而且欲与之重新交流,那么“祭奠”、“符号”、“魔力”就应该使自己不再是“虚幻”。Dark Wave这种新兴演绎的极富个人主义色彩的文化向我们展示了通过玄秘主义聆听所理解的真相,就如一段对中世纪那黑暗年代恰如其份的歌咏,又如昔日的投影,亦是未来金色年代的预言者。

  大提琴那Dark Wave中天然的阴暗氛围的烘托者,其与生俱来的声调是如此忧伤,可以捕捉到任何复杂难奈的情绪,用它来表达哀伤的敏感是再适合不过的了。延迟的人声古怪而阴沉,恍若仙境的女性的天堂咏唱,又是那么空灵和凄绝,加上莫名其妙的吉他音色,变调的弦乐,营造出的气氛凝重得就像痛不欲生的雨天,不知所谓的咒语,更加强化了以恶制恶这一古老的复仇手段。Dark Wave的黑暗给无数诗情画意的夜空笼罩上凶杀的阴霾,原始旷野中裹满浓雾的夜晚,是被蚕食的光明残缺的肢体,这一切都被铺陈在乐队作品中的每一个层面,不论是贝司拖缚着的沉重的身躯,还是吉他凄然的悲鸣,亦或主音低调的歌声,无不展示了一个主题:无处不在的吞噬一切的黑暗。他们怪诞的想像力潜入那些人类模糊的神秘的羊水中,把人性中的阴暗面血淋淋地挖出来吃掉,宛如一柄精致而又布满倒刺的利刃的歌词,在不知不觉中已然潜入你心脏的最深处,剜出早已被你遗忘的腐烂的梦魇。

  在经过了80年代漫长的潜伏期后,风格与概念日趋完善成熟后的阴暗乐派终于在90年代在全世界范围内大规模地爆发了。90年代中期的Dark Wave已经由最初的单一的弦乐背景、工业意识流和歌剧式的仿古典咏唱形式构建出了生物网般藕断丝连的各种复杂而形式多样的风格。新歌特、阴暗氛围音乐(Dark Ambient)、阴暗工业音乐(Dark Industrial)、天堂咏唱(Heavenly Voices)、阴暗中世纪音乐(Dark Medeival)、死亡民谣(Death Folk)、新古典(Neo Classical)等形式处处显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先锋即兴乐(Avant Garde)、艺术摇滚(Art Rock),甚至于重金属(Heavy Metal)、死亡金属(Death Metal)、黑人说唱乐(怎么可能?)无一例外地惨遭Dark Wave的黑手的侵袭与骨化,从某种意义上讲,Dark Wave已经不再从属于摇滚乐的范畴,而已自立门户,独树旗帜地与传统摇滚乐形成了分庭抗礼的局面。这时候的德国,已经完成了它作为Dark Wave原始产地的任务,异地开花的繁荣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首先介绍我个人较早接触也较钟情的Dark Wave乐风:仙乐派(Ethereal)和天堂咏唱(Heavenly Voices),我最早认识它们是从收藏了几张4AD公司的唱片后开始的。以肇事者IVO领军的英国4AD军团成立于80年代初期,作为独立厂牌4AD旗下具有中流砥柱意义的两支颇具传奇色彩的乐队Dead Can Dance和Cocteau Twins今天在中国境内已经是声名显赫了。况且4AD旗下的乐队在黑暗音乐乃至另类音乐(Alternative Music)中往往具有开山鼻祖级的显赫地位,尤其以仙乐派更为权威。Cocteau Twins的Elizabeth Frazer被公认为英国另类界里声音最美的主唱,几乎所有的仙乐派乐队都是Cocteau Twins的一脉相承。仙乐派是与Gothic偏离最远的乐风,也是Dark Wave最典型的形式,而给Heavenly Voices制订美学标准的正是Dead Can Dance,她以最大的可能表现了黑暗乐风独具特色的魅力,即无限优美的施律,不食人间烟火的主音空灵飘荡,中东色彩的神秘乐声层层

  浸染于西塔琴落寞的抽泣中,男主音Brendan Perry舒展而沉郁的演唱,响板孤独而轻盈的点击,使你置身于明暗世界的交界处。在一片混沌的空间中感受着不远处的光明,依

  稀看得见却又摸不着,那难以言喻的不可名状的悲伤,无望与宿命,在红尘俗世之外,这一切仅仅出现在既睡又醒的昏沉幻境中。这些音乐的精灵独自神秘而不可知地舞蹈着,跨越时空、命运和一切的人为建构,亘古不变地歌唱着死亡的壮观凄美与大自然无常变幻的美丽,荡气回肠地诉说着人世间的一切苦难与憧憬。其实,在仙乐派和天堂咏唱中具有优美声线或正统美声唱法的主唱并非是其精髓所在,真正灵魂的东西是隐藏在音乐中深厚的文化和宗教底蕴以及不可避免的缥缈黑暗的氛围。而出品这两派音乐归根结底的始作俑者是德国厂牌Hyperium,仅仅出版了5张唱片的“Heavenly Voices”系列选取了Dark Wave界所有仙乐和天堂咏唱乐队艺人,它的出版无疑是对整个仙乐及天堂咏唱分支起着定义和注释权威性的。旗下著名乐队有Verpertina、Syria、Stoa、Anchroage、Ophelia's Dream,Chandeen等,美国厂牌Projekt的诞生也就是整个Dark Wave运动的开始,而最具有代表性的乐队Black Tape For A Blue Girl就是其老板SAM自己的杰作。旗下有Area、Love Spirals Downward、Mira等。

  阴暗中世纪音乐(Dark Medeival):顾名思义,从公元1100年至1500年之间的中世纪文化音乐元素是其创作基底,结合现代阴暗情绪,采用纯粹的古典乐器进行演绎。它也是Dark Wave中较重要的一支,典型乐队有法国的Rajna、Cherche-Lunn、德国的Estampie、Love Is Colder Than Death、意大利的Ataraxia和Ordo Equitum Solis、奥地利的Die

  Verbanntan Kinder、Eva、瑞典的Arcana及著名的Goethes Erben和Artwork。最具有影响的乐队当然是澳洲的Dead Can Dance,其风格最大特点是返朴归真,吸纳中世纪文化

  ,音乐上的古朴典雅,均使用圣咏的唱法。著名厂牌有:德国的Apolltyon和Chrom Records,瑞典的Cold Meat Industry,法国的Holy Records和Prikosnovnie等。

  新歌特:以建立在旧歌特乐队Sisters of Mercy、Bauhaus等基础上重新加入更加厚重的电子、古典元素。它更接近于摇滚乐,知名者为澳洲的Ikon和Faith And The Muse(旧歌特Christian Death的分支),代表公司:Apollyon。

  新古典(Neo Classical):音乐中多采用古典乐器和表现手法,有的甚至于是古典音乐的复活。十九世纪的新浪漫主义古典乐影响下的产儿。很多融入了Ambient的风格,音乐

  主要以纯音乐为主,演唱部分很少,通常使用小提琴、大提琴和钢琴,现场为小型室内乐类型,不完全使用真正的古典乐器,而是使用电子合成器模拟替代。它的出现时间较晚,风格不易界定。典型乐队是德国hyperium公司的Stoa,此类乐队不很集中,星罗棋布于各大独立唱片公司。以Hyperium出版的Classic 1合集唱片较有影响,另一重要厂牌是美国的Darksymphonies,这个以出产金属为主的公司由于老板Ted自己组有新古典乐队Autumn Tears,所以,在公司旗下出版了三张系列唱片《Love Poems For Dying

  Children》,其它一些代表乐队有Ambr Asylum Remanence、Black Tape for A Blue Girl为最有影响力。

  阴暗氛围音乐(Dark Ambient)和阴暗工业(Dark Industrial):两者具有特殊的联姻关系。由于阴暗氛围更像是一件未完成品且多应用于各个黑暗流派中作为背景音乐,而且动辄十几二十分钟,让一般人很难消化,况且我对它缺乏听完的耐心,除非作为独立或先锋地下影片的电影配乐。无疑阴暗工业与阴暗氛围的搭配应用较广。代表厂牌为Cold Meat Industry,旗下著名乐队有Brighter Death Now、Sanctum、Arcana、Raisond`Etre、MZ412等,暴力、冰冷、死亡、气势恢宏不失为其风格,许多人不是很喜欢阴暗氛围和阴暗工业,认为此两种Dark乐风不具备音乐的条件,即旋律、节奏、和声等。我不这么认为,这个问题留给大家去讨论,因为我并非音乐偏执狂,我为此文的目的一来是对自己所衷爱的音乐的一种回顾与总结,另一方面给那些尚未听到Dark Wave或所听有限却同样渴求对它作深入了解的朋友的帮助,由于国内资料的极度匮乏,这样做就现在来说还是不无意义的。

  介绍最后一种—死亡民谣(Death Folk):它最大的特点是极度的不和谐性给传统意义的民谣披上死亡的外衣并且融合了工业噪音,这究竟会是一种怎样的聆听经历?由于现

  在满大街都是Current 93、Death In June、Sol Invictus的港版CD甚至刻录碟,(恐怖,这种东西在中国竟如此流行)我想,还是把更多的听后感觉留给你们自己去总结吧,对于上面长篇大论的教科书般的个人观点,希望不会带给大家思想上的桎梏和聆听上的误导。不过,Death Folk确实有惊人的大量出唱片的习惯,他们的音乐态度值得怀疑(亦或他们确实有“无穷的力量”)。

  又一个秋天在不知不觉中款款而至了。在我刚刚放完的Dead Can Dance的现场VCD“Toward The Within”中,那个整场都处于奔跑状态的打击乐手上下翻飞的身影合着那么神秘的声音,在我渐渐微拢的视野中越走越远,最后化作一团白色消失在幽冥的暗蓝色中。那逝去的弧步忧伤着将一切重又拉回到了平静中,仅仅留下一个漠然的我依旧在寻找着自己的归宿。这秋天来得怆然,在我来不及仔细凝视它的时候,我又一次漫无目的地向下滑落了,也许时间真的雕剥了一切,哪怕是人性中最黑暗最丑陋的东西,但至少我不愿再看到那一张张苍白的脸颊,一双双忧郁的眼睛还有那一颗颗孤独的心灵。

发表评论

  • 10人参与,7条评论
  • 明冠涵露  于 2022-01-15 06:55:24   回复
  • 以前有没有过,,现货跌到爆仓的情况
  • 明冠吉玉  于 2022-01-15 00:19:51   回复
  • 你们记住一点,凡是国家管控的都代表未来
  • 痴香mio  于 2022-01-15 07:26:09   回复
  • 反正刚0.28跳车全换了,看他到哪里
  • 五轮刚毅  于 2022-01-15 00:37:01   回复
  • 有筹码的人还是太少了,还没有他完全激起投资者的热情。现在很贪婪,贪婪造就恐惧,恐惧背后会有更可怕的空间,
  • 香风康平  于 2022-01-15 07:56:04   回复
  • 都是大佬,我上周刚加入,现在每天5w本金在换